您当前所在位置:郭勒市草爷材料公司 > 新闻资讯 >

梁晶:超马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对这一哲学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国内极限马拉松“大神”梁晶给出的答案是:人生本来就没有意义。

  在很多人看来,玩极限马拉松的人都是疯子,抑或是傻子。而在已经跑了七年超马的梁晶眼中,它是一种爱好,只是把爱好做到的极致而已,“我们的评价一个人或者事物的时候,往往都带着世俗的功利心,我认为有时候想法越简单越好,我只是做到了把爱好一步步坚持了下来。”

  “我是从济南超马起家的”

  时光拨回到2014年10月25日,首届济南12小时超级马拉松赛在环境优美的森林公园举行,云集了国内各路高手。彼时,超级马拉松是一个新鲜词,人们对这项比赛几乎没有概念。前往森林公园游玩的游客在听到选手要从早上七点跑到晚上七点除了露出惊讶的表情外更多的是不解,不知道这些疯子们为什么选择跑如此长的时间。那是梁晶第二次参加超级马拉松赛。这位安徽小伙儿自己都没想到,他的最终竟然跑到了149.51公里,夺得男子组冠军的同时也打破了中国12小时超马纪录。他跑出的这个距离相当于从济南到泰安一个来回。

  “我是从济南超马起家的,之前我是跑马拉松的,最好成绩是2小时33分钟,没有任何优势。”梁晶说,“济南超马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优势在超马上,那次比赛后不久我就辞掉了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跑步中来。”

  梁晶对济南超马有着不一样的情结, 过去的7届赛事,他参加了5届。这5届他都将冠军奖牌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打破了3次赛会纪录,“超马是一项孤独的运动,在国内不太受关注。这几年国内超马越来越少,今年疫情的情况下只有济南在坚持做,很不容易,我觉得济南的超马文化绝对排在全国最前面。”

  过去几年里,梁晶在经历了国内外大赛洗礼后,对超马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超马现在是小众,不代表以后小众。我之前跑过24小时世界杯,欧洲有国家全镇人都去,他们组成方阵,队伍浩浩荡荡,场面非常震撼,小朋友都会给选手鼓掌加油,真的感触很深。我认为超马未来在国内会越来越好。”

  “我要跑到四十岁”

  在首届济南超马比赛中称王后,梁晶在国内马拉松圈里名声大噪,这让业余出身的他顺其自然地成为了一名职业跑者。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位90后小伙儿的人生可以用开挂来形容,成了冠军收割机。2015年1月,在首届香港12小时超马比赛,以139公里的成绩夺冠,同年10月又以145.725公里的成绩卫冕济南12小时超马;2016年4月,以136.73公里的成绩获得12小时超马男子组冠军,当年10月以150.35公里的成绩三度蝉联济南12小时超马;2017年,先后获得连云港环岛12小时超马冠军,南京老山100公里国际越野挑战赛男子组冠军,懋源地产张家口康保草原国际马拉松冠军,中国贵州·金沙亚洲山地竞速挑战赛天空跑50公里冠军,还创造了杭州超马24小时金杯赛全国纪录;2018年,先后夺得HCFR国际越野跑挑战赛100公里冠军、曲阜12小时超马冠军、柴古唐斯括苍越野赛冠军。当年10月又以151.2公里的成绩,四度问鼎济南超马,并打破自己保持的中国12小时超马纪录……

  可是谁都知道,运动员吃得是青春饭,今年已经步入而立之年的梁晶还能跑几年?“人生就是不断坚持,相比马拉松,超级马拉松对耐力的考验更大,我做了十年规划,力争跑到四十岁。”梁晶坚定地说,“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保养好身体。我看国际上很多运动员的最好成绩都出现在37左右,也有出现在40岁之后的,这些都给我十足的信心。”

  梁晶说,超级马拉松并非必需品,而是自己生活的调剂品,“并不是经常跑,经常跑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只是我现在在超马中还是有优势,可以靠这个为生。我认为超马是马拉松和越野赛的过度,超马跑好了,百公里越野赛成绩就不会差。可是越野赛跑的好,超马未必跑得好。”

  “超马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

  人生最重要的选择。在没有全身心追逐马拉松的事业之前,梁晶拥有一份3000多元月薪的稳定工作。当24岁的他提出辞职想法时,父母极力反对,对其马拉松的前景并不看好。“辞职主要是因为请假不方便,那时候还没有成家,家里人都说我是发神经。”回忆当年情景,梁晶笑了,“我觉得坚持最重要,有时候想法越简单越好,当时的信念就是,我要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而活。”

  没有营养师,没有体能训练师,没有运动康复师,甚至没有专业的教练,梁晶就这样一步步积累,最终成为国内马拉松大神级人物。这些年,他四海为家,走遍全国,还去法国/意大利/瑞典等国家参加比赛,“如果我只是打工上班的话,不可能有这样精彩的人生,可以说超马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梁晶早已过上了靠运动养家的生活,他也深知身体是所有的本钱,心里有一笔清晰的经济账,“人生要学会舍得。我一年在身体上的投入大概7到8万。我觉得既然选择这条路,必须舍得为身体投资,先花一块钱才能挣两块钱嘛。”

  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 田延士